陌生的爱情 



    她是个美丽而又寂寞的女人。不是没有人爱她, 而是她从未重视过他们的爱。她拒绝那些诚惶诚恐的爱情,仿佛它们会玷辱了她。

    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

    女的很漂亮,约有二十五六岁,成熟得像五月的杏。男的四十多岁,瘦瘦高高的个子,见人说话的时候,有着一种特殊的礼貌,礼貌之中又有着一种令人感觉得到的吸引力,表现在他那极有内容的微笑里。 后来她知道,他并不住在这里。女的是他的外室。他有相当显赫的地位,他有无论在多少人中也会立刻被发现的仪表。 曾到过好几个国家,写得一手好散文,会画几张别具的山水, 而最最重要的是,他爱所有有资格被爱的女人。他有时候来,时间不一定。有时早晨, 有时中午,有时下午,但绝少在晚上,她所知道的只有一次,那天下雨,他来了,没有走。隔壁炒菜的香气格外浓些, 收音机也关得特别早些。

  初夏的早晨,她在对面草地上看那一丛小花。 她喜欢它们淡淡的紫色,而且开得那么爽快, 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女孩子。她偶一抬头, 只见那个瘦瘦长长的男人从转角处走了过来。他穿一件花格子的香港衫, 配上一条淡灰达克龙的西裤,迈着轻快的步子,沿着那一道红砖的围墙走来。她好奇地望着他,他越走越近, 近到她可以看清他那梳得很有韵味的头发,和他那对会看透人心的、 深褐色闪亮的眼睛。

  于是,他对她笑着:“你早!”他的声音很低,低到只有在这样近的距离才可以听见。

  “你也早!”她笑望着他,带着揶揄和嘲弄,和应有的礼貌。

   他对她笑了笑,低头看了看她刚刚在欣赏的花,说:

  “我很喜欢这种花。”

  “哦,我也喜欢,只是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她看了看他那细长的手,上面有一枚纪念戒指。

  “当你喜欢一种花,你喜欢它就是了。 本来用不着知道它们的名字。”他闲闲地说。

  “可是,当你喜欢它的时候, 你总会希望多知道它一点是不是?”她笑着,巧妙地抹去浮现到脸上的风情,淡淡地问,“走路来的?你的车子呢?”

  他回头朝来的方向一指,说:“在那边。 我把它停在那边了。”

  “哦!”她刚想问为什么不开过来,可是,她马上就领悟了。于是,她对他笑了笑,望着那绿色的小门, 加上一句:

  “还不去叫门?” 

  他笑笑,顺手摘了一朵紫色的花,向她挥了挥手,转身走向那绿色的门。

  她一下子对那些紫色的花消失了兴趣。

  有台风警报,雨一阵阵地大起来, 风开始扫进这市区。

  她从朋友家出来,想在风雨还未太大这前, 赶回家去。雨斜着打过来,她的伞失去了作用, 薄薄的花绸旗袍,一下就湿了。

  正站在树下发愁, 一辆黑色的轿车轻轻地停在她的面前,驾驶座上的人隔着玻璃对她点点头, 就伸手把车门打开了。

  她看清了那是谁,带着冒险的心情上了车子, 坐在他身旁。

  他说了一声:“幸亏遇见我。”就把车子发动了。

  风和雨被挡在玻璃外面,山和树,路和桥, 都被挡在玻璃外面。宽敞的车子里只有他和她, 她却觉得很挤。

  “到哪里去?”他问, 注视着挡风玻璃上那悠闲的雨刷。

  “回家。”她答。

  “啊!对不起,我走错了路。”

  “我早知道你走错了路。”她心里想, “你又何尝不知道?问题是,你是不是打算马上回头。”

  他用他那对含蓄眼睛对她看看, 说:“假如你不反对,我们不妨兜一个圈子。”

  “你不会迷路?”

  “偶尔也会的,但是我总可以找到路回来。 ”他说。
车子在风雨中向前滑动,还是山和树,路和桥。“你不认识这条路了吧?”他问。

  “嗯?我不认识,但是这里风景很美。”

  “不认识的地方就会特别美。”

  “为什么?”

   “因为你不认识它, 就不会联想到实际生活上的事物,就会使你觉得美。世间一切事物都是一样, 一旦你知道这条路上,哪家是邮局,哪家建筑是医院,哪个店面叫什么字号之后,你就失去赞美它的心情了。”

  “哦!怪不得你直到现在还不问我的名字。”

  “不用问,我知道你喜欢我,这就够了。”

  “奇怪!你哪里来的自信?”

  “难道不是吗?”他减慢了车速, 把一只手臂伸了过来。

  “难道是吗?”她细声问,没有躲开他的手臂, 顺着它,她偎了过去。“我想是的。”

  “我想也是的。”她抬头望了望他那带笑的眼睛, “我喜欢你。”

  “你该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风和雨,山和树,路和桥。

  越是不知道的东西,越是好的。这一切都陌生, 连旁边这个人。她不知道他,不相信他; 知道的只是他的浪漫,他的不可信,不可靠,一切都打着句号。她爱他?

  也许不如说,她想征服他。

  因为一个知道自己有魅力的女人, 不能忍受被一个喜欢任何可爱女人的男人所忽略。

  于是,她和他开始了这段陌生的爱情。

  这段陌生的爱情将在他们彼此熟悉起来的时候终止。

  她用不着对那成熟得像五月的杏的女人抱歉。因为她们是同样的, 都只不过是被挡在玻璃外的那一段段的路,或一座座的桥。她用不着对他抱歉, 因为她相信当 他发现他迷路的时候,他总可以找到路回去。

  她也用不着对自己抱歉,因为她知道, 假如他也如同其余那些追求者一般忠诚,她就又会消失了兴趣。

  玩肥皂泡的孩子,总是为了贪恋肥皂泡的美丽, 而宁愿忍受幻灭时的悲哀。不要问这是不是爱情。



首页|好诗共赏|美文精选|赫本影集|素手云筝|空谷幽兰|中华旗袍|中国结艺|伊妹传情|雁过留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