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样

我用着羡慕眼光

看着他 轻轻将外衣披在他身上

那将要见底的杯 总是他

一回一回添满

他们小小的恩爱

其实我 曾经在心里千想万盼

但在你身上 我不敢勉强

什麽时候开始一点点寻常的嘘寒问暖

竟然变得如此稀罕

当初我对爱情的想像 如今全都走了样

等到回头发现在没有可以相爱的力量

我们能用什麽去换

就算站在世界的顶端

身边没有人陪伴 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