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这也许是个假做真时真亦假的故事。

女孩象往常一样,想去老槐树下坐坐,看看蓝天白云,体验一下 “坐看云起时”的悠闲,暂时的忘记红尘的喧闹。然而槐树下已有人 占据着了,一个满脸悲伤的男人。

兴许是因为从未见过如此悲痛的男人,兴许是他的悲痛牵动了女 孩心中的一星温柔,女孩徘徊着没有立即离去。

男人注意到她了,低低地说:“陪我坐坐,好吗?我心里很乱。”

女孩顺从了,坐在他身边听他讲述自己的故事:

他爱着一个叫丝丝的女子,爱得很深也很苦。然而他苦苦的爱恋 却得不到回报。他问为什么?丝丝坦坦白白的说,她在爱他的同时还 爱着另一个人。他傻了,怎么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呢?丝丝离他 而去了……

女孩听着,没由来的流泪。

远处,夕阳如血。

“还能再见到你吗?”他问。

女孩轻轻点了下头,她被眼前这个男人深深打动。

“说出了往事,似乎好过了些。”他望着西坠的斜阳,眼神仍然痛苦。

从此女孩和男人常在一起,渐渐男人开始有了笑容,开始快乐起 来,而女孩加倍的温柔,她觉得男人对她实在很好,比他讲的他对丝 丝还要好。女孩回报着他。

一年后女孩提出:结婚好吗?

男人望了女孩许久,终于肯守。

新婚没有多久,女孩擦觉到与男人之间隐隐有一丝可怕的东西存 在于他们的婚姻中。

是了,男人对她仿佛只在敷衍什么。

今天,她为他买一件衬衣,第二天他必然送她一条花裙,而从不 会记得在哪个周末捧回一束花;早上她送他出门,临行轻轻一吻,他 也立刻回吻她,却从不会在另一个浪漫时刻主动给她一点温存。

作为妻的她感觉自己象一个债权人,他象一个债务人,他们之间 有的只是“债务”,感情上的债务,他永不欠债。

女孩有了种失落感,但她还想努力挽回些什么。

她出差在外,黄昏时分接到母亲的电:“他的设计被否决了,这几天很消沉,你…..”

女孩很坚定的说“我马上回来!”她知道那设计是他几个月的心血,失败对他意味着什么。

“我一定要回去,这时候他需要我。”女孩对自己说。匆匆收拾 了行装踏上了归路。

到家已是深夜。

女孩摸索着打开了房门,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酒混合味。男人衣 衫散乱的横在沙发上。

书桌上有两张密密写着字的纸,女孩借着月光一看,上面满满写 的只有两个字:丝丝。横的、斜的、竖的……

女孩的心剧烈地抽痛起来。

她抱过一床毯子,小心得替他盖上,手微微地颤动着。

睡梦中的他拉住她的手,清晰地叫了声:别走,丝丝!

女孩的心彻底碎了,慢慢抽回了手。她站在阳台上掩面哭泣,为 什么他记得的只是丝丝?难道他的心中从来只有丝丝一个人?!

她细细回想他们的生活,终于悟到她仅是他的妻,并不是他的爱 人。

他们离婚了。

办完手续出来,他说:“很抱歉,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

“但你还是伤害了。”女孩很凄然地说。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是吗?”女孩噙着泪提出了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男人默默走了几步,停下来,叹息了一声:“我无法爱你,我的 爱情已随她而去。”

女孩的泪再也止不住,纷纷地堕下:“那你当初同意娶我便是一个错误。”

“我真的很努力的试着去爱你,可我做不到。我走了,以后你多保重。”男人拎起他的皮箱,左手挂着风衣掉头离去,没有再回头。

斜阳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又被树影摇随。象油画中孤独的旅 人被定格在她的眼中。

女孩又回到了老槐树下,静静得看蓝天,看白云。

云乱如絮,飞渡过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