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其实很简单

花尔那那

 

模模糊糊懂得爱情是从琼瑶小说里,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我看过每一本她的书,虽然不曾再看过第二遍。这位写情高手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让我疯狂迷恋起了宋词。我曾经抄了一大本,甚至给每一首词都配画了个搔首弄姿的古代美人,说起来那应该是我最具有绘画天份的时候。这种疯狂行径一直持续到市面上出了一套唐诗宋词大全一类的词典,这套书让我的曾经的心血变得索然无味,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认为,这位前辈一定在无意间推动了我们的国粹—唐诗床词的普及,至少在那个时候是这样!这是一个寓教于乐的成功典范,至少对于我!

  顾诚杀了谢烨和小木耳后,我又发现出了名的爱情除了缠绵绯恻外,一定要与众不同,还要有点惊天地泣鬼神的手笔。再后来我看了无数作品(主要是爱情作品),我发现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哪里有爱情,哪里就有不平!

  我的爱情像是要验证这些似的,从初恋开始便痛不欲生,分手后有半年时间我不能看书不能听歌,甚至不能看电视,随便触一根神经就痛得要命,用一句凤凰卫视主持人高怡平的话讲就是:“属于重伤!”,我妈说我全是琼瑶害的,并告诉我没关系吃一堑长一智,我信了,没想到第二次伤得更惨。我一如既住恍若飞蛾扑火一般冲向爱情,却被烧得体无完肤,唯一的区别是耗费的时间比上次多几倍!我成为我们那个圈子的不止的话题,一个发小跟我说:“我们的成长是伴着你的恋爱成长的!”

  再遇到爱的时候便小心翼翼,步步为赢,没想到最后以为自己大获全胜的时候,车票已然过期,想对谁哭几声却已有点众叛亲离,是啊,谁让你自己不珍惜!

  这才发现,爱情其实很简单,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一样,没有任何贵贱之分,我们是不会像镇子上的小伙和姑娘那样在赶会的时候眉来眼去,但我们送花、写情书其实是一个道理,他们也许会找一个背人的小树林完成第一次亲密接触,而我们会找个气氛好的地方而已,相爱的绚烂只存在于多种多样的眉目传情阶段,以第一次造爱告一段落,以誓言维系,以婚姻为道德准绳,以不同理由的背弃而告终。我不认为在两情相悦之后会有绝对的过错方,道德这东西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苍白无力,因为道德只存在于本心,你不能用它来要求超出你本心的任何一个个体,这不知道算不算悲哀!

  一旦爱上了,就无法计后果,因为它就这么简单,你怎能在你爱的时候便揣测不祥的未来,你怎能在爱的时候掂量孰优孰劣。爱在一生出来的时候便是不平的,你永远无法要求一份和对方一模一样重的感情,真爱必然是盲目的,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哪里有爱情,哪里就有不平,哪里有不平,哪里就会有撕心裂肺的疼,真爱过的人会明白,其实有时候痛苦也是甜蜜的啊,因为在你心深处还装满对她(他)最诚挚的祝福,失去的仅是一段感情,却得回了自己,这种美丽又有谁人能比!

  也许只是第一次眼神的接触就注定的了,也许只是第一次不小心的肌肤相亲的怦然心动,你扬起(低下)头的一笑就已经心心相许,让表白晚一点再晚一点,爱情的享受只有这最初才是真的美丽,请你含着它,含着它,直到意犹未尽!爱情只有这么简单!然后在爱的时候全心全意,真的失去了用祝福为彼此送行,爱情其实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