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你的黑发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穿过你的冷漠的我的柔情 如果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

振是校足球队最棒的队员,每当他踢进一个漂亮的球时,总是憨笑着搓着大手:"姜是老的辣嘛。"

振当然并不老,若是他洗掉足球场上的仆仆风尘,细细看来,其实是个十人分洒脱的男孩,可女孩子都对他敬而远之。因为振总是说:"我讨厌女孩子嗲声嗲气的样子!"

振第一次遇到姜,是在宿舍楼的楼梯上。

那天,他正心不在焉地爬着楼梯,忽然听到前面一声爆响伴随着一声惊叫,一个暖水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掷来。他疾退两步,结果想当然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好在是准运动员出身,反应机敏,不曾挂彩。

当他狼狈不堪地站起来时,掷水瓶的人忽然笑出了声。

是个女孩。 "你还笑!"振吼道。三步并两步地跨上楼梯,站在楼梯拐角的平台上,恼羞成怒地向上望去 一个女孩正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头浓密的黑发披散在肩上。 女孩有些惶恐地看着他。

振顿时威风尽失,话说得语无伦次:"没关系,没关系,没吓着你吧。" "我还没向你道歉呢,你客气什么!如果没有事那我就走了。"女孩忽然绷起脸向楼上走去,只剩下振一个人呆立在那里。"这女孩怎么这样?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振捡起一个瓶胆的碎片放在口袋里跟上去。"权当做个见证吧。"他对自己说。

418。他暗暗记下了这个房间号码,在手心里一遍遍划动着,脸突然红了。其实他并不想去质问她什么,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借口。

两天后,振提着一个崭新的暖水瓶来到了418。开门的正是她。

"什么事?"她在门缝中露出脸来,冷冷地问道。

"我......把你的暖水瓶打碎了,赔你一个新的。"振骂自己,好像你真地打碎了她的暖水瓶似的。

"你搞错了。"女孩猛地关住了门。

一周后,振已经弄清了她的"毛病"。她是有名的冷美人。几个姐姐的婚姻都极坎坷,而且目前的境况也很凄凉。唇亡齿寒,她的心灵也因此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振想,要敲开结冻多年的坚冰,谈何容易呢?但他心里又充满了疼惜。振想起了她一头浓密的黑发,偷偷买好了一瓶"飘柔"。

"我不要!无功不受禄,你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她看都不看就推了回去。

振梗了梗脖子,奇怪自己的胃功能竟如此之好,连这么如钢似铁的话也能咽下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成为朋友。"

"那还送什么东西?男人都喜欢这样!"

"你怎么这么说话!"

"我怎么说话与你无关。"她撂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一个月光很好的晚上,振在环校路上拦住她。"其实,我并不是一定要你接受我,我只是想让你以一种更健康更美好的心态去对待生活。"

女孩顿了顿,久久没有说话。

冬天很快来了。 第一场雪落过之后,振独自去校北的山上赏雪。市精神病院就在山脚下,路过那里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个人坐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居然是她。 她扬起头,满脸泪痕:"我姐姐住在这里。她最爱看下雪。她结婚两年就疯了,结婚前我姐夫对她那么好,可变得又那么快......。"

振不说话,只默默地陪她坐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振说:"快起来吧,寒气太重,会伤身子的。"

"我......脚扭伤了。"她的脸红了。

"我......我搀你走?"

"不用。"她摇摇头。

"那怎么办?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喊你的同学来?"

女孩没说话。

两人傻傻地伫立在那里。天色终于暗下来。

许久,女孩终于低低地问:"你扛过100斤重的米袋子么?"

振怔住了,轻轻地背起了她。

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快到校门口时,女孩温和地问:"你为什么要我先开口求你?"

"不是求我,我只是怕你以为我是乘人之危占你的便宜。"

黄昏,振打完球,刚走出球场,一眼就看见她站在面前。

"你有没有'飘柔'?我的洗发水用完了。"

"我给你'飘柔',你给我什么?"振笑问。

"给你钱!"女孩恨恨地说。

"我的'飘柔'是特制品,是无价之宝。"

"那我就给你一块瓶胆碎片!"女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