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不是爱

miao

 

“即使花季逐年凋谢,今年的花一如去年容颜。”
年轻的时候,爱过一个人。
那年,我14岁。

生活在缺乏关爱的家庭,从小就学会了把所有心事沉积在心中,眼里最亲近的人,就是比我大三岁的哥哥。
伟是哥哥的朋友,他们生活的世界,与我截然不同----抽烟,喝酒,换女朋友。当然,还有打架。
爱是什么?年轻的我不懂,但每次见到伟,他总习惯性地揉揉我的头发。那种初次的心跳,延续了多年。
也许,最初爱上的,就是那双宽厚的大手,还有,指缝中浓烈的烟味。

伟有各式各样的女朋友,整天忙于约会,看电影。
而我,总是带着淡淡的忧伤,沉浸在言情小说中,把每个女主角当成自己。
伟的脾气很坏,不说话时,他的眉心,淡淡地纠结在一起。
在那无助的青春期,每个梦里,我总是,缓缓地,轻柔地,用手抚平他的眉心。

醒来,小屋里充溢着的,都是无奈。
14岁的我,已经知道,爱一个人,竟会是一种百转千回的心痛。

那时候,我知道,青涩的我太苍白,太不美丽。
于是,年轻的生命被拉成了长长的等待,等那一天,自己会幻化成伟生命中飞舞的蝴蝶----哪怕只有一天,也是绚丽过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蜕化是那么缓慢,我期待中的绽放始终不来。
来的,是分离。
那个夏天,伟终于考上了大学。

梦想中的花不曾绽放就已经凋谢。
幻想的爱情还未来临就已天各一方。
在遥远的北方,伟会想起我吗?

年轻的等待是最无奈的煎熬。
夜夜入梦,依然是我无助的双手,抚平他的眉心。

“我打江南走过,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开落”
成长,来得那样缓慢,等待,让我如此忧伤。
而伟,在南方北方之间,来来去去,也有三年了。
七月,阳光灿烂的一天,我的泪滴落在大学录取通知书上。
伟,你知道吗,对我来说,那个城市,属于你的那个城市,它终于不再遥不可及。
可是,爱情呢,五年,女孩终于长大了,爱情会如约而至吗?

哥哥和伟办好了一切琐事,然后,伟带着我这个“妹妹”,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三天三夜的旅途,伟的照顾无微不至,但是,也仅此而已。
在奔赴爱情的途中,我写下的,都是忧伤。
火车上,那个梦不期而至,继续侵占我的感情。

别人的大学生活,都是青春,都是亮丽;我的,却写满了伟的情感历险----他已经习惯了向我倾诉,爱情,是他生命中关于征服的那种快乐。
午夜梦回,我欲哭无泪。
延续了四年的梦境,执着地纠缠我的黑夜。
那双手,那么无助,象极了我的爱。

爱情让我忧伤,也让我美丽。
可是,那些男生,他们没有伟宽厚的手掌,没有他的味道。
在爱里,我是万劫不复的沉沦者。

“我是在爱里游泳的鱼”
后来,我终于等到了生命中的华彩部分,那段如歌的行板。
因为伟在爱情征服中的挫折?或者,只因为,我终于美丽。
总之,酝酿六年的爱情,终于有个好结局。

天底下的恋爱都是一样的,喋喋不休,言之无物,而当事人却甘之若饴。
我说了多少啊,六年不曾改变的爱恋,心酸的梦境,还有,初初爱上的,那双宽厚的大手。
而伟,会心疼地揉我的头,说我傻。

有时,我又一句话都不说,拉着伟的手,细细地看。
如果人的手上写的,是宿命,那么,这些纵横交错的纹路,哪一条是我?
哪一条,写的是一生一世?

毕业后,伟找了个工作留下来陪我。
在他租住的那间小屋里,爱,蔓延成了激情。
于是,我也就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

半夜醒来,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我会怔怔地落下泪来。
这个我爱了六年的男人,
这个睡着了象孩子一样的男人,
我们真能永远吗?
而伟,有时竟会毫无征兆地醒来,拉住我的手,缓缓地,轻柔地,抚他的眉心,说,是真的,我是你的男人。
后来,他索性睡着了也牵住我的手。

每个清晨,他总习惯性地倒一杯水放在床前。
因为我说过,这城市太干,而爱情太浓,我怕承受不起。

他的爱,象水,包容一切。
我相信,没有他的爱,我会象缺水的鱼一样死去。

可是,有些爱,到了极致就是忧伤的,因为彼此都知道,那些风花雪月,过去了就再不会回头。
我们能拥有的,永远只能是这一刹那的绚目光彩。
“开到荼蘼花事了”
荼蘼,是夏天开的最后一种花,白色,有着淡淡的香气,荼蘼开过,夏日已尽,接下去,就不再有绚烂的花事了。
所以,开到荼蘼花事了。

谁能告诉我,什么是永远?
对爱情来说,刹那光华是永远?
还是,长相厮守?

和伟在一起,两年的风花雪月,我还以为会是一生的浪漫。
这时,我毕业了。
接踵而来的,是生活压力。
伟对生活的期望值太低,他只要衣食无忧。
穿行在这城市的大街小巷,为了一份安稳的工作受尽折辱时,我才知道,伟的想法有多不切实际。

琐碎的生活细节,磨损了爱情的大部分光彩。
是谁说过,厌倦是爱的致命伤?
争端从孩子开始,从童年的阴影走出来,我一直憧憬,要给自己的孩子最甜美的生活,两个人,一个呀呀学语的小东西,这就是我编织的美好家庭画卷。
没想到,伟竟说,要孩子干嘛,很累。
争执,吵闹,最后是两败俱伤,我甚至把伟以前的种种感情历险扯了进来......

因为爱过,所以彼此折磨更深,伤害更重。
我们都知道,风花雪月再无法延续。
就这样,我离开那个爱了九年的男人,回到了南方。

午夜梦回,再没有人,会牵住我的手,缓缓地,轻柔地,抚过他的眉梢。
没有水,鱼都会死。
我没死,但爱情死了。

年轻的爱是荼蘼花,开过,绚烂过,就谢了。
当生活承载不了爱时,也就是夏日将尽的时候。
终于明白,风花雪月不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