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飘着蓝围巾

 

 

当初爱上叶辛,完全是迷乱的。只觉得他的长相比别人帅,他的?姿比别人美,他的吉他弹得比别人棒。那时我常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孩子,做他的女朋友,在虚荣心上也该是一种满足了。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当时对爱情只能演绎出这么多。

叶辛常对我说你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过我是个喜欢我行我素的人,不愿意被束缚。和我在一起你不能干涉我做什么。我默默地同意了。

对于这段感情,完全是我主动的,因此我十二分地投入和盲目。

圣诞节快要到了,同寝室的女孩子,凡是有男朋友的,都在赶着织毛衣织围 巾。我从未织过什么,甚至不会拿针,但我仍去买了二两蓝色开丝米线,笨拙地学着为叶辛织了一条围巾。圣诞节那天我把围巾送给叶辛。但我看得出他并不怎么感动。为了不让我太失望,那天晚上他带着那条蓝围巾与我跳了一支?,然后他就卷在其他女孩子的裙裾中了。我捧着一筒饮料,静静地品尝着被冷落的滋味。

紧接着是寒假了,整个假期我只收到他一封信,只写了几句话,电报似的短,我猜不透他的心思。

再到开学,叶辛变得更加冷漠。情人节那天,同寝室的女孩子们都收到了鲜花和巧克力,对于这些我并不奢望,我只盼他能来敲响我的门。等到晚上8点,他仍旧没来。于是我披上大衣去男寝找他。他住一楼,在窗外我看见只有叶辛和一个女孩了在寝室,叶辛正在剥一个桔子瓣放到女孩嘴里,女孩笑意盈盈的,手里不停地在打一件白色毛线衣。那个女孩是我们同系的,因为长相甜美,大家都叫她"小妹"。

我独自走在操场上,此刻正下着雪,夜静悄悄的,仿佛可以听到落雪的叹息声。我终于明白了,一个女孩子是不能轻易说爱的。生活中还有比爱更重要的,比如尊严。

第二天我约叶辛出来,看见他身上穿的就是那件白毛衣。我很平静地看着他。"叶辛,我们分手吧。"他转身走了,步子里有些愤怒。

后来他就和小妹在一起了。每天他们挽着手夸张地笑着从我面前经过。

那一段时间,我表面上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内心却经历着痛苦的挣扎,于是我拼命地读书,我去学电脑,去外语培训班学习英语。当下一个冬天到来的时候,我已经能坦然地面对一切了。我在叶辛的爱情故事里迷失了自己,现在我终于能够找回我自己。

原本以为我和叶辛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可是有一天,当我捧着一撂书向宿舍楼走去的时候,叶辛站在楼前的一棵丁香树旁拦住了我。他脖子上围着那条蓝围巾,配着白色的风衣,显得鲜明而洁净。"有什么事吗?""我戴了你织的围巾,你应该明白。"他深深地注视着我,让我有一种落水的无力和悲伤,"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觉得还是你最好。"叶辛说。"可是叶辛,"我费力地说,"在我心里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你了。"我摇摇头,狠狠心走开了。

叶辛仍然站在那里。回到寝室,我默默地坐在床上,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如同电影一般在我眼前缓缓流过。

不知过了多久,我走到窗前,叶辛已经不在了,丁香树上挂着那条蓝色的围巾。我流下泪来,泪光朦胧中,那条蓝围巾在风中飘?成一抹深蓝深蓝的风信子。

和叶辛在一起的时候,为着这份缘,我的确尽心过许多日子,但那是一段,并不是一生。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