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命我的决定

 

 

姥姥在16岁上就嫁给了姥爷。当时我的太姥姥一遍遍低声下气地求她,她才含泪坐上了姥爷的花轿。姥爷是当地有名的财主,却偏偏看上了家境贫寒的姥姥,得偿心愿的姥爷当然十分高兴,而姥姥却始终是淡淡的。

几年过去,姥姥给姥爷生了几个孩子。姥爷的家境一年不如一年。姥爷要去南方料理祖上的生意,姥姥一声不响地给姥爷收拾行李。姥爷这一去再也没有活着回来。

那天,姥爷出了门就一直往南走,他见到了穿着旗袍的时髦女郎,也见到了饿死在路边的叫化,他见到挥金如土的老板,也见到过吃不上饭的农民。出门在外的姥爷每到一地,就写一封家书。有时是安阳、有时是上海,最后到了汉口。姥姥则呆在家里,没事了就翻一翻姥爷的信。她不知道,在她收到最后一封信的时候,姥爷已经病得一塌糊涂了。由于身心劳累再加上水土不服,姥爷一病不起,在异乡的旅店里孤独地等待着死亡。临死前,他托人把一封信和一包银元捎给在家的姥姥。

收到沉甸甸的一包银元,姥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颤抖着打开姥爷的信,上面写着这样几句话:"我知道你嫁过来后从未感到过快乐,我想我去南方多挣些钱,也许你会开心,但我不知道我的生命竟如此之短。原谅我不能照顾你了。"

姥姥大哭起来,她从不知道姥爷深爱着她,她真想再和姥爷从头来过,去爱他,照顾他,然而这已经不可能了。

从此以后,姥姥就变成了一个精明的小妇人,她斤斤计较着一分一厘的收支,然而家境还是破败下去,于是她亲自干起了活计。为养活几个孩子,她给别人做针线、洗衣裳、种地。每当力不从心的时候,她就想起了姥爷,想起姥爷生前对她的好。姥姥就这样不知辛苦地支撑着这个家,直到我的舅舅和姨姨们都有了自己的家。

在我最后一个舅舅结婚的那一天,姥姥终于安详地死在了自己的床上。我和舅舅姨姨们扑上前去,发现姥姥的手里握着一张照片,照片因年代久远而很不清晰,但依旧可以辨认出一个穿着旧式旗袍的女子美丽而忧郁的脸,旁边的男子则是满脸幸福的微笑。这是姥姥和姥爷唯一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