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圆地方

玫瑰灰

 

一、 如一

 

突然的,你问我,会等你十六年吗?

我想了很久,然后,我说,会的。

会的,我回答说,很肯定,也很坚决。

无数次,无数次的辗转红尘,人间来去,生死轮回,我始终会等。十六年,那不过是沧海一粟,是轮回中的一弹指、一刹那。

喜欢那个“一”字吗?细细的,然而,长到无限,无始无终。十六年,是上面的一个点吗?无数的点聚成了线,细细的,长长的,柔柔的,像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想缠住的是你的影子。你看,天荒地老一个 你,地老天荒一个我,天地之间只一个你我,还有永远无限的“一”字。

在远古洪荒的时候,你是一团泥;在混沌初开的时候,我是一团泥。三生有幸,你是女娲造人用的泥,三生有幸,我也是。在千百年的缠绕中我们碰撞、碎裂,然后,加水,调和,再抟上。从此,竟分不清你我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如一。

所以,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我如一,所以我坚信十六年如一,一生如一,始终如一,无论多少轮回。哎,怎一个情字了得。

 

二、无双

 

有一个词,叫做“举世无双”。

当初还少不更事的我是不信的。

我上路了。

鞋一双,泪一缸,我的辛酸全在这条路上。我踏着这条路,去寻找我的你。曾经,以为看到的就是你,却又不是你。心就在这反反复复中煎熬:是他吗,不,不是的;不是他吗,好像又是的。冥冥中的无形力量使得我像穿上了魔幻的红舞鞋,在找你的路上不停的狂舞。

我来不及擦干我的泪,来不及拂去身上的灰尘,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滴血的伤口,我又上路了。路很长,长得像无绝期的情恨。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在无边的黑暗里,我被吞噬。在黑暗里,我终于重归宁静。

我感觉到和煦的春风了,所以睁开眼睛,我看到了你的眼睛。你在我身边吗?是的,是的,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只是因为我不信那个“举世无双”才固执地要去找第二个你。你就是你,你是唯一。

被忽略的幸福,往往就是自己穷尽一生去寻找的;在身边的人,往往就是自己找了一生的。走过这条路,我知道你是举世无双,对你而言,对我而言。

 

三、 三生石

 

有人说,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买孟婆茶,忘川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

孟婆茶叫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一杯忘川水煮的孟婆茶,于是忘了一切,忘却三生。

如果,到了这一天,我一定不喝这孟婆茶,我不要忘了你,忘了有你的岁月。我会站在望乡台上等你身影,我会在三生石上镌刻我们的今生,寻找我们的前世。

缘定三生吗?不错的,三生石上早已注定。

三生吗?多少年呢?模糊又清晰的字迹表达的是一种符咒,仅此而已。

 

四、 誓言

 

衰老的梦啊,你答应过我永远年轻,可是你违背了你的誓言。

疲惫的心啊,你答应过我不再悸动,可是你违背了你的誓言。

今天的不是昨天,过去的不会再来,可是你有过誓言。

你举起左手说,我发誓。你记得吗“我发誓”啊,在那个无风的夜,那三个刻骨铭心的字啊!

很多,很多年了,每一个无风之夜我都无法成眠,言之凿凿,声犹在耳。我的誓言啊,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字字句句,声声泣血。

我是不愿喝那孟婆茶的,我是不愿忘了你的,我说了誓言的。如果,真是这样,不喝这茶就不得超生的话,我宁愿永堕轮回,我记得我们的誓言呢!

我举起左手,我──发──誓。

 

五、 妩媚

 

眉似远山,眉心还有痣一点。

你的嘴角弯弯,所以我的笑了;你的眼睛红了,所以我的鼻子酸了。我皱起我的眉,你用你的唇来抚平。

百年狐狸修成墨黑,千年狐狸修成雪白。小小的狐媚留下千年风流。

你的心动了,所以你的心乱了;我的心乱了,所以我的眉皱了。脸似芙蓉胸似玉,淡淡的轻愁笼上我的眼角眉梢。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呵!

我站在人生的边上,逝者如斯夫,只有妩媚千年不变。

千年后,眉仍似远山,只是没了那痣一点。

 

六、 流砂

 

往事就像指缝间的砂。

摊开我的掌心,无法停留的流失,它们走了,留下一些淡淡的灰尘。

还留着你送我的花,灰色的玫瑰。灰玫瑰颜色凄美如此,像沾染了灰的往事。想忘掉吧,又像沙尘一样无所不在,我挥不去你。

尘满面,鬓如霜。指缝间的砂居然一下就上了脸庞,把我染成亘古。

我没有忘:往事的砂是玫瑰沾染的灰。

 

七、 七夕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每天,我都在等一个日子──七夕。河的那边我的牛郎也在等这一天。为什么一年只有一个七月初七呢?我已经等了九百九十九年了,他也等了九百九十九年。太久太久的期待,让这一天也成了痛苦的煎熬。我再也承受不起着蚀骨的痛,短暂的一刻过后十三百六十五天的等待,哪里是个头啊!

不如不见,不如不见。要知道一切恩怨是非、爱恨情仇不过阵风过耳。

 

八、 离别

 

“八”是离别。

离别是“十八相送”,离别是一个人独倚望江楼,离别是等待。

离别时千万别去期盼重逢,重逢时千万别去期盼永恒。因为到底是离别过了,此一时和彼一时,离别是 时间和心灵的背弃。

离别就是结束,离别就是永别,离别就是随风而逝。

我等待这离别的吞噬。

 

九、 九九归元

 

很爱很爱他,爱到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爱他。

小女孩儿的时候,似懂非懂地听说“宁愿他爱你,也不要你爱他”;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大言不惭地说“找个爱我的人做丈夫,我爱的人做情人”;等到现在,才发觉自己对他的爱实在是太满了,而且时时有溢出的危险。

人说“月盈则亏,水满则溢”,那么爱得太浓、太满呢?

而他是很淡泊的人,他从不奢望轰轰烈烈的爱情。

他的爱如一杯清水,是生命的必需,却不惊不乍。

他告诉我“九”为至阳,爱到这里就会变成不爱,所以他宁愿平平淡淡,从容一点会好一点。我说,“九”为至阳,如果太爱是一团火,那么,很多很多爱火在一起就会回到爱的起点,重新认认真真爱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