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除所有的玫瑰花刺

玉琳琅

 

我一直暗暗祈祷:君寒可以在生日那天送我一枝玫瑰,哪怕,只有一枝。

  但,没有。

  从18岁认识他到25岁天各一方,七度生日,七个失望。

  然后,我便嫁了。

  新郎,自然不是他。

  因为北京的生日没有玫瑰盛开,所以,我恨北京。

  我选择了广州。选择了他,封宇。

  封宇不帅,也没有大前途,但他承诺我,一年365天,我可以收到365朵玫瑰。

  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朵都是爱。

  即使不相爱的玫瑰,也总好过一厢情愿的花刺吧?

  我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可是,每到生日,我却仍不能阻止那熟悉的疼痛老马识途般浮上心头,我,仍在渴望,渴望一枝永远不属于我的玫瑰。

  又到新春,又是二月。那天,我刚刚送封宇出门,门铃就被按响了———是邮差,一份特殊的特快专递要我签收:

  一张来自北京的贺卡和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君寒!君寒的玫瑰!我渴盼了近十年的玫瑰!

  我握着那枝梦中的玫瑰,站在窗前,一时不知今夕何时,身在何处。

  恍惚间,我只觉自己已飞回北京,站在君寒面前,亲口告诉他:君寒,谢谢你,我终于得到了,得到了你的玫瑰!我想问他:君寒,为什么玫瑰开得这样迟?它是否代表了你的悔意?我还想说:君寒,没有一种爱可以重复,我离开了你,也就永远离开了我的初恋。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年的点点滴滴……

  我出神地想着,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指尖已被玫瑰刺破,血一滴滴溅落下来,每一滴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惊叹号!

  忽然想到,一年来,我不知从封宇手中接受过多少次玫瑰,可是竟从来没有被玫瑰所伤。其实那是因为,那是因为……

  这一刻我惊觉自己有多么粗心,直到今日我才猛然意识到封宇送我的所有的玫瑰都事前剔除了花刺。

  一年以来,他一直小心细致地呵护着我,而我却一直在无心地刺伤他。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用平和与温柔回报了他,其实,我的作秀般的温柔,何尝不是一枝玫瑰花刺?

  放下玫瑰,第一次,我这个一向只知收花的无心女子起身到花店去订花。写下封宇的名字的同时,我没有忘记叮嘱店员,一定要,小心地剔除所有的花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