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萨布兰卡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欧洲置于德国和意大利法西斯的铁蹄之下,人们要从欧洲逃往美国,都必须绕道摩洛哥北部城市卡萨布兰卡。1940年,北非法属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是纳粹控制下欧洲大陆的最后一扇门。想摆脱纳粹血腥统治而到别处寻求自由的人们,都纷纷涌进这个城市,它成了各国形形色色的人的云集之地。这些人不外是流亡者、投机家、间谍、罪犯、反纳粹分子与盖世太保。

两个德国秘密信使被杀死在沙漠中,他们的特别通行证也下落不明,全城到处大搜捕,恐怖的阴影笼罩着卡萨布兰卡。在当地一条不十分显眼的街上有家"里克酒店",是人人喜欢去的社交场所。老板叫里克.勃兰,美国人,曾参加反法西斯战争,为了逃避纳粹迫害,从巴黎来到卡萨布兰卡,开了这家夜总会。某天晚上,从德国集中营逃了出来的抗击纳粹的进步运动领袖、捷克爱国志士维克多.拉罗斯偕同妻子伊尔莎光临酒店。他俩刚刚甩掉了盖世太保,来酒店避避风头,伺机前往美国,但德国当局早已通知卡萨布兰卡警局,布下天罗地网,准备在"里克夜总会"里缉拿他俩。警察局长雷诺特和纳粹少校特拉瑟来到夜总会,立刻命令里克不许帮助拉兹洛逃离卡萨布兰卡,并逮捕了拉兹洛的接线人尤迦蒂。

拉兹洛和伊尔莎来到夜总会,得知接线人尤迦蒂被捕,内心异常不安。当伊尔莎看见一个黑人钢琴家正在演奏,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那黑人正是早先在巴黎的酒吧间弹琴的琴手,伊尔莎恳求山姆弹奏一首《时光流逝》的抒情曲。原来里克与伊尔莎在巴黎有过一段爱情。当时巴黎即将沦陷,里克和伊尔莎却沉浸在幸福的热恋之中。但这时因为里克是德军悬赏捉拿的人,必须离开巴黎。恰巧伊尔莎原以为阵亡的前夫拉罗斯侥幸未死,她只得跟里克匆匆诀别,他们相约一起逃离巴黎,然而伊尔莎却未能如约。里克为此十分伤心,后来变得郁郁寡欢,玩世不恭起来。里克被山姆再一次弹起的《时光流逝》,勾勒起了他对美好时光的回忆,里克听到歌曲和看到伊尔莎往事开始一幕幕重现脑海……

而这时的伊尔莎和拉兹洛正在设法让里克帮忙,用高价从黑市商人手里购买出境护照。

拉兹洛和伊尔莎在卡萨布兰卡已受到纳粹分子的跟踪,处境非常困难。一天深夜,伊尔莎走进里克住处,当里克回来后,就恳求他帮助他们出境,让拉兹洛去完成任务。里克想起往事,仍不肯拿出通行证。伊尔莎无奈掏出手枪,逼着里克交出通行证。当里克表示只有打死他,才能得到能行证时,伊尔莎才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奔泻而出,她一边倾诉当年拉兹洛的出走、被捕、进集中营和传说他死讯的情景,一边沉醉在里克的怀抱中,以填补对里克的愧疚之情。里克谅解了伊尔莎,并决定帮助伊尔莎和她的丈夫出境。

第二天,拉兹洛夫妇从里克手里拿到了通行证,这时,里克逼迫警察局长雷诺特在通行证上填上拉兹洛夫妇的名字,并强行他给飞机场通话,放两人通行。拉兹洛夫妇离去后,德军斯特拉瑟少校突然破门而入,里克和他生死搏斗,少校冲向电话旁,企图阻止拉兹洛夫妇上飞机。一声枪响,少校慢慢趴到在地。

里克盯着飞机起飞,……飞机上的灯光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