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封 也许是最后一封情书

转自女友网


  本来我是想把这封信寄给她的,但是我改变注意了!我想把它写出来!送给她,在这个炎热的夏日!心爱的晨!

  晨:“你究竟喜欢我什么?”像小说中的语言,你不只一次地问我.“我不知道,真的”,我说,你失望了。其实,你应该明白:真正的喜欢是说不清楚的,说清楚的就不是喜欢了,只是一种语言技巧。劳动产生了语言,而不是爱情产生了语言。我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只知道我喜欢你这个人,喜欢属于你的所有优点和缺点。这当然包括那个将报纸丢得满地等我去收拾的你;

  也包括那个伴着我撒娇的那个你(这一切都是想象,我知道)如果我仅喜欢你的某一优点,那你就可能成为这个优点的牺牲品。如果你也喜欢我,那么你也会为这个优点而牺牲你自己的个性,你会成为这个优点的奴隶,那么你就不是你,而是它──这个优点。

  我不知道你应该成为怎么样的人,只知道你应该成为你能够成为的人。人不能去委屈自己,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可我有时依然摆脱不了世俗的想法,对你横加要求。正如所有天下宠爱孩子的父母的心情一般,既想孩子活得自由快乐,又为她的前途忧心重重。所以我只能对你说:“我会为你的开心而高兴,你的烦恼而担心,为你的成功而骄傲,也为你的幸福而祝福。”对于我来说,我不单喜欢听你开心时的笑声;也喜欢听你烦时的诉说,看你愤怒,伴你沉思;希望你能在需要成熟时,就象大人一样一本正经;该快乐时,就象孩子那样无拘无束。我为不能永远为你提供一个属于你的世界而遗憾。

  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曾经想将我们之间的一切用文字记载下来,尽管我不是什么文学的高手。可最终并没有这样做,我不愿有人来替我来感受这一切。尽管在别人眼中我是个绝对理智和坚强的男孩,可我对你不想太理智,理智是对陌生人的设防。我总以为爱情是一种感觉,一种每个人都不同的感觉,太理智的爱情可能是一场很艰难的谈判。

  尽管以后我们可能各自都要面临这种谈判,但我想我俩之间的感情是一种双向可逆的默契。叫人烦恼的是曾经拿着电话的一起沉默,令人愉快的是毫无顾忌的一同畅笑。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在我们还没相遇的时候,或许一个人的世界是健全的,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构成的世界却是残缺的。对于别人,我们都有一个完整的独立的人格,而对于你,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人格。对于朋友和同学,我将我自己的快乐给他(她),所以我是理智和坚强的;对于你,我将我所有的快乐、烦恼和关心都给你,所以我在你眼中也就成了爱哭、罗嗦的男人,我想你为我支撑起这个残缺的世界。正因为如此,我愿意将我自己软弱的一面表露出来。也许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他的生活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搏斗。累了,需要一个美好的家,于是我豪无无防备地走到你的面前。因为离别,我抱着你失声痛哭,想象着享受着你为我舔干泪水的幸福。我认为,作为一个男人,被人依靠,被人依赖,被人需要,既是一种价值的体现,也是一种男人的骄傲,你不应该拒绝。相反,如果你仅仅为了维护女人的尊严,而不让我分担你的痛苦和忧愁,那却是对一个真心喜欢你的男人的伤害。我愿意把最真诚的一面放在你的眼光下。

  我喜欢你,因为别无选择,既不是我选择了你,也不是你选择了我,是我们选择了我和你。所以不可能后悔。我们的一切只要是真诚的,就无需道歉,即使做错了什么。我想忘记过去,只是真城地想用宽阔的肩膀撑起全部的难堪和无奈。我不想使你年轻的生命里就划上伤痛的痕迹。我努力使自己不想念你,可我做不到。闭起眼睛就出现你的身影,你的气息,甚至你的话语和心情。还有我们一起度过的夜里,所有的这一切对我来说既象昨天一样的清晰,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我只能将所有的思念化成点点和滴滴,把它寄给你。所以当你收到这些的时候没有必要感到不安,请你安心享受我对爱情的思念和关心吧。

  分隔两地的事实使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的问题,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始终没能做到。可我深深明白,在你还没有完全忘记过去之前,你是不可能去结识其他任何男性。也就是说,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事实又使我不能和你终身相伴的话,就应该尽快的、彻底的离开你。纵然是千般的不舍,万般的无奈,我还是希望自己这次能够真正地履行诺言。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我不知道好多年以后,你会不会在一个寂寞的夜晚,泡着一杯浓茶,坐在橘黄色的台灯下翻着这封泛黄的信笺。脑海里还能不能勾画出昔日我们共同渡过的日子。我只知道我已将我全部的身心都交给了你,也把你的爱放到我的心上,很重很重。我将我此生全部的感情投资给一给人,累了,倦了,我不会再去选择了。别了,亲爱的,或者当我们有缘再见的时候已是华发苍苍,但你永远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别了,亲爱的,保重,亲爱的……

  祝

  开心快乐一帆风顺!

  你的,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