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前的最后一封情书

转自《女性月刊》


两个月,再过20个小时,我们认识就整整两个月了。

算什么呢?爱情吗?也许。就算如此,他也不能让我停止脚步,我还是决定离开,决定结束这场虚无的网络情缘。   

也许我们真的欠缺那么点缘分。本来是要和他说再见的,但等了很久,他没来,我放弃了。为了遵守承诺,我给他留言,告诉他:我从此在这个虚无的网络世界里永远地消失了。我知道自己不能陷入那摸不到边的网恋,所以,我决定要戒了与网络的联系,戒了与他的联系。尽管,那是我迷恋的网络和从未谋面的“恋人”。   

爱从未说出口,只是曾在网上跨越了朋友的界线,但也只是朋友。   

原本是不想再给他写信,可在等他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不认识的。他找我聊天,我很冷淡,但他好像并不介意。我们聊了什么,不记得了。好像是在聊我。我的心情,我对爱情的看法,我的等待……他说我是他遇到的最好的网友,尽管可能是套磁的惯用伎俩,但我还是觉得和他很投机,他很坦白。   

可能是因为已经打算戒掉上网,所以少了很多顾忌,看着泛着美丽而空洞的网络的缤纷,我眷恋,但我却要戒掉它!凭良心说,网上的好男人和坏男人应该是一样的多,这是我即将离开时突然明白的。   

所以,我还是要写最后的一封情书,因为我等待的,也许是个好男人。   

主题:发给你就收着,谁让你认识我呢?(很刁蛮吧?)   

内容:没有触网以前,我以为这里是一片纯净的天空,但事实显然不是这样。它只不过是让人们多了一种了解世界的途径,排解寂寞的一种手段。它具有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冷漠、残酷和伤害。我了解的网络更确切地说是人们填补欲望的一个无底洞,投进去的越多,失望、孤独越多,索取也跟着就越多。就像轮盘一样,没有起点和终点。   

人们也许因为生存的需要,选择了虚伪,隐藏起真实的自己,没人知道电话线的那一头你到底是男是女,是猫是狗,虽然神秘,但也一样会觉得孤单。可我们都在其中。   

不是想嘲笑这种感觉,相反,网络真的很奇妙。素不相识却互诉心事,莫名其妙地信任又自以为是地猜忌,是那样地善解人意又随心所欲地蛮不讲理,原来我们都不是自己。我是谁,我已经不知道了,你却能够知道,真是有些混乱了,一塌糊涂。   

真想TMD痛快地骂几句——才解气。但这就是网络,不能要求它什么,正如它从不要求我们真实。我们昨天还是守规矩的圣人,今天就可以陡然变成打破规矩的魔障。我不理会那些送上门的、心怀叵测的“男人”,也不想谈论他们的所作所为,即便实现中他们都是谦逊的君子。但网络就像一个弥漫着暗香的假面舞会,一切都在美丽的泡沫下舞蹈,美与丑,谁也看不见。   

我选中了你做我的Partner,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旋转,我以为足够了。   

我要离开了,因为我累了,尽管我还想静静地聊天,想在夜晚寂寞的时候在这里等你。可是,你又是谁呢?我不知道。   

你一直都以为我是个男人,可能我的网络语言过于冷静、沉稳。可我真的不是什么大四男生或者几流诗人,我也是戴着面具的网虫,在我还没有变成蝶前,我要走了。但愿你能看见我留下的茧,认为它还算美丽。   

被别人当作男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玩,从伪装前的兴奋到过程中的诡异,从假装男人的豁达到想恢复女人的小气,我累了,你累了吗?   

常常希望真实的能从电脑里走出来,在我眼前对话。所以,我珍藏了我们的每一封mail,我幻想着它们是真实的,哪怕有真实的一点影子。那是我在网络记忆中美好的片段,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哪怕是孤独的品味着那种远而近,熟悉而陌生的感觉。   

我不署名了,你知道的,我是谁。也许在纷繁的网络天地里,在我众多的网友里,只有你真正知道Who I Am?因为你说过,我们是彼此心中美丽的过客,我会想念你的。   

真的要告别了,尽管我仍不能确定你的身份和经历是否真实,但我希望你能在我这最后的一封信里,看出我对你惟一一次的温柔,如果你看懂了,就让它变成我在网络情感中留下的最后一封情书。   

再见,网络,再见,你。   

2月25日。   

发出此信,我感到心里的空间骤然变成了一片宽广的草原,拔掉电话线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一只美丽的蝴蝶从缥缈的远方真实地袅袅地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