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王剑虹 瞿秋白

 

 

(一)

虹:

……你偏偏爱我,我偏偏爱你——这是冤家,这是“幸福”。唉!我恨不能插翅飞回吻……

爱恋未必要计较什么幸福不幸福。爱恋生成是先天的……单只为那“一把辛酸泪”,那“暗暗奇气来袭我的心”的意味也就应当爱了——这是人间何等高尚的感觉!我现在或者可以算是半“个”人了。

梦可!梦可!我叫你,你听不见,只能多画几个“!!!!!”可怜,可怜啊!

  秋白
一月十二日

(二)

虹:

我们要一个共同生活相亲相爱的社会,不是要——机器、楼房啊。这一点爱苗是人类将来的希望……

要爱,我们大家都爱——是不是?

——没有爱便没有生命;谁怕爱,谁躲避爱,他不是自由人。——他不是自由花魂。

秋白
一月十三日

(三)

虹:

这两天虽然没有梦,然而我做事时总是做梦似的——时时刻刻晃着你的影子……没有你,我怎能活?以前没有你,不知我怎样过来的,我真不懂了我将来没有你便又怎样呢?我希望我比你先没有……

秋白
一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