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萧军 萧红

 

 

军:

我今天接到你的信就跑回来写信的,但没有寄,心情不好,我想你读了也不好,因为我是哭着写,接你两封信,哭了两回。

这几天也还是天天到李家去,不过待不多久。

我在东安市场吃饭,每顿不到两毛,味极佳。羊肉面一毛钱一碗。再加两人花卷,或者再来个炒素菜。一共才是两角。可惜我对着这样的好饭菜,没能喝上一盅,抱歉。

六号那天也是写了一信,也是没寄。你的饮食我想还是照旧的,饼干买了没有?多吃点水果。

你来信说每天看天一小时会变成美人,这个是办不到的,说起来很伤心,我自幼就喜欢看天,一直看到现在还是喜欢看,但我并没变成美人,若是真也,我又何能东西奔流呢?可见美人自有美人在。(这个话开玩笑也。)

奇是不可靠的,黑人来李家找我,这是她之所嘱。和李太太,我,三个人逛了北海。我已经是离开上海半月多了,心绪仍是乱绞,我想我这是走的败路。但我不愿意多说。

《海上述林》读毕,并请把《安娜·卡列尼娜》寄来一读。还有《冰岛渔夫》,还有《猎人日记》。这书寄来给洁吾读。不必挂号。若有什么可读的书,就请随时寄来,存在李家不会丢失,等离上海时也方便。

我的长篇并没有计划,但此时我并不过于自责“为了恋爱,而忘掉了人民,女人的性格啊!自私啊!”从前,我也这样想,可是现在我不了,因为我看见男子为了并不值得爱的女人,不但忘了人民,而且忘了性命。何况我还没有忘了性命,就是忘性命也是值得呀!在人生的路上,总算有一个时期在我的脚迹旁边,也踏着他的脚迹。总算两个灵魂和两根琴弦似的互相调谐过。

笔墨都买了,要写大字。但房子有是有,和人家就一个院不方便。至于立合同,等你来时再说吧!

祝你好!上帝给你健康!

荣子
五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