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天气

你离去 那天忽然倾盆大雨 忘记关的窗 湿一地 今天的天气是云淡风清 仿佛记不得那一季湿湿的雨季 人总要试着学习 往好的地方走下 别总是在原地 听到朋友谈起你的消息 这段时间你的生活 有高也有低 那离开我的原因 已经变成你的伴侣 我只是你的过去(你一段过去) 虽然还继续想你 听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太煸情 虽然还依旧爱你 看起来又嫌多余 你离去 那天忽然倾盆大雨 忘记关的窗 湿一地 LOVE!WHEN YOU COME WITH THE BURNING LAMP OF PAIN IN YOUR HAND I CAN SEE YOUR FACE AND LNOW YOU AS BLIS 从此我让四周阳光充裕 只是记忆里那一扇窗外 还没放晴

坏天气

冰冷的空气 雨水落进我和你 强忍着泪水的眼睛

都不想分离 为什么要在这里 表演不在乎的一出戏

我们该好好谈的不只是天气 解不开僵局

我们既然有伤害彼此的力气 为什么 不努力

爱情让人靠得太近忘了留点余地

孩子气 其实我只是输不起

我们淋着大雨不知道何时才能放晴

坏天气 逃开了彼此雨也不会停

先开口的人算不算不争气

有过甜蜜现在要有点勇气

伸手拉住你 留你陪着我 等待天晴

 

 

 

 

 

 

 

 

 

 

 

 

有人说,这是一个没有故事的故事,也是一个有故事的故事,讲了什么,就要看你读出了什么……

    下了11路公车,正好在“嘉嘉”大厦的大门口。这栋大厦也叫“嘉嘉”大厦,名字和《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的那栋大厦叫一个名字。当初看房子,小妍就觉得怪怪的,觉得要么有僵尸,要么应该有个道士。
    和门口保安打了声招呼,小妍走进了自己住的那层楼,看到电梯并没有停在一楼,便决定走楼梯上去。
    “菲儿回来了没有呢?”小妍低估着上到了五楼。
     
    叮咚……
    “喂,告诉你,我回来了,不过,我在洗头,自己开门吧。”
    “开一下门用不了你好多时间吧。”知道那妮子说一不二,便在自己的小背包里寻找钥匙。那两条钥匙挂在一起,没有任何装饰物,很崭新,金灿灿的,这可归功于自己养成的开门前先按门铃的习惯。小妍挺满足地开了门。
     
    “你今天回来晚了。”
    “嗯,去翰林书院逛了逛。”小妍脱下鞋子,走进房间。
    “哦?是吗?又看了什么书啊。”
    “你怎么知道我看了书呢,买不行吗?”
    “在书店看书,又不用钱,有得坐,有空调,看完放回去,走人,也不会有人说你,这不是你说的吗?”菲儿在衣柜子里抽出一条大毛巾擦弄她的头发,“你哪次逛书店买过书啊?你的主治医师应该请我吃几顿饭,在我这里先取取经,你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嘛!”
    “你可以去约他啊。”
    “好啊。哦,你用完风筒放哪里了啊,咦,这是什么?《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哇,明天太阳要从月亮落下去的地方升上来了。”
    小妍从抽屉里拿出风筒放在梳妆台上。
    “你不用这样说我吧。风筒不是早上你用完放进去的吗?”
    “就是想借你的贵手一用啊。”菲儿抛给小妍一个妩媚的笑。
    小妍就势晕倒,躺在了床上,菲儿则开始大肆虐待她的头发,那个风筒风力十足,十分卖力地吹弄着菲儿的头发。小妍看着菲儿拔弄着的那一头长发,是的,她们两个人都有一头长发,不同的是,菲的电成大波,和她的性格成了正比,自己的则是清汤挂面般的直发。想不起自己学生时代短发的模样了。毕业出来参加工作以后,才开始留长头发的,记得是有人说过喜欢长头发的女孩子,对啊,那个人是……
    “嘿,快去冲凉吧,陪我去逛街,然后去吃宵夜吧,去‘老地方’喝糖水好不好?”菲儿转过头看着小妍,“对了,你吃过晚饭没有啊,我可没有都煮饭也。”菲儿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继续抚摸着她那一头的卷发。
    “一进门就知道你没有煮饭了,只是,你现在才问我有没有吃晚饭,有点伤心。”小妍坐起身子。
    “生气了?”
    “哪也生您老人家的气啊,你今天晚上没有约会吗?”小妍走到衣柜旁,取出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我不想你的有点伤心转变成极度伤心也。”菲儿跳到浴室门口,“明天和后天是周末,我都有约会,今天晚上是抽时间陪你的哦。”
    “是吗,我好感动,用不用把眼泪留到冲完凉站在你面前掉呢?”
    “不用了。”
    “我只爱陌生人……”房间里传来了菲儿的吟唱。
    “你只爱陌生人,的确是你一贯的作风嘛,在我面前唱就好了,知道不。”
    “知道了。”菲儿好甜的声音回答道。
    菲儿的声音,温柔起来,好甜,可浸死不少采蜜的蜂哦。
    “你要买什么东西吗?不如去‘轻舞飞扬’吧。都九点多了,还逛什么街啊。”小妍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衣服,准备出门。
    “去上网?好啊,嗯,你想干什么?是想你的主治医师了?还是‘紫外线’啊?”
    “去不去嘛,去就走。”
    出了大厦,走了十分钟的路程,便来到‘轻舞飞扬’,两人找了两台挨在一起的机子坐下,小妍打开OICQ,有message传过来,是文哲的,就是菲儿口里的那个主治医师。
    “小妍,这个星期你过得好吗?星期六上午我上网,你来吗?”
    “我好想你!”
    没有一个人在线,小妍把自己的OICQ隐起身来,便开始看自己的信箱,没有任何的信件,小妍好失望,一种被人遗忘的伤感,爬上心头。
    “我们走吧。”小妍拍了拍菲儿。
    “好吧,反正我也没兴趣。”
    两个人走出‘轻舞飞扬’,还不到十点。
    “我们再去哪里啊?这么早。”菲儿拉住小妍的手。
    “你怎么满脑子都想去哪里呢,回家吧。”
    “你不开心?哦,他不在线?还是没有EMIAL给你啊。”
    菲儿看着小妍,感觉到小妍的心情似乎好沉重。
    “不会是他既不在线,也没有EMAIL给你吧,不会啊,他都会在的啊。算了,去喝糖水吧。走吧。”菲儿拉起小妍走进‘嘉嘉’大厦侧边的那间‘老地方’。
    回到家里,已经是差不多十二点钟了,小妍一直很佩服菲儿很会安排时间……
     
    一大早,菲儿就开始准备她今天的约会,吵醒了小妍,便一直睡不着了,有阳光射进房间,看来今天是个好棒的天气,难怪菲儿的衣服裙子都穿得那么的短。小妍坐起来,想起临睡前决定今天不去上网,想了想,决定今天留在家里看看书吧,因为四月底的考试就快到了。
    梳洗完,小妍冲了杯牛奶,拿着煮好的两个鸡蛋,在厅里坐了下来。
    想想搬进这栋大厦已经快有一年的时间了。当初和文哲吵了一架之后,便和菲儿搬到了这个城市,离家不是非常的远,却也没有人来找她,当然,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啊。想想那个家,那个没有人理她的家,小妍一点也不眷恋。文哲只有在网上寻找她,用OICQ聊天,EMAIL联络,渐渐地,小妍也习惯了,也许网络那边的文哲,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了吧。小妍在市医院做心理医生,那是她的专业,能在异地安定下来,小妍很满足了。菲儿则在一家美容院当美容师兼美容顾问,也许是做这一行的原因,她总是苦着脸对小妍说,为了她伟大的事业,她不得不把那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先用在自己身上。
    叮咚……
    奇怪,菲儿不在家,很少有人会来按门铃的啊,小妍纳闷着起身去开门。
    “你好。”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门外。
    “请问你找谁?”
    “我是今天才搬进这栋大厦的,住602,想问你有没有扳手,我上面的水龙头坏了。”那男子有礼貌地说道。
    “哦,对不起,我没有,你去楼下问保安借吧,他那里一定有。”
    “谢谢!”
    “不用。”小妍目送那男子下了楼。回到房间,抽出考试的书本,坐下来,准备看,可是,思想却似乎无法集中。看看手里的书本《高等数学》,小妍始终弄不明白,这心理学和高数怎么也扯上关系呢,小妍每考完一科,走出教室,马上把脑子里的东西还给原著,这另一科《马克思主义》就说还给马克思他老人家,这高数还给谁呢,不好办也,决定不想了。门外传来上楼梯的声音,应该是那个男子,嗯,他挺帅的嘛,小妍想到,觉得真的是无法静下心来复习,便翻出昨天买回来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决把这本书再看一遍。其实这本书小妍早就看过,不过,觉得,挺好,才买下来收藏的。
    星期天的晚上,小妍一个人来到了‘轻舞飞扬’。没有开OICQ,打开了自己的信箱,有文哲给自己的一封EMIAL。
    “HI!”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挺熟悉。
    “哦,是你。”小妍回过头,是住六楼的那个男子,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借到扳手了吗?昨天。”
    “借到了。”
    “我走了,你继续吧。”小妍关掉机子,准备离开。
    “我也走了,一起吧。”
    走出‘轻舞飞扬’,两个人一起走在回‘嘉嘉’大厦的路上。
    “你不是刚才进去吗,这就走了啊?”
    “我去找朋友,不过,他不在,我自己有电脑,通常在家里上,我叫阿伦。”
    “小妍,女开妍。”
    “你上网只为了看一下EMAIL吗,下次去我家看吧,不用跑出来这么远这么麻烦,反正很方便啊,我也常上网,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会打挠我啊。”
    “谢谢,你一个人住吗?”
    “是啊,哦,问这个问题,担心?”
    “不是,有你的邀请,我想我会去的,嗯,赚死了。”小妍笑道。
    “你挺有趣的。”
    “是吗。”小妍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发现星光灿烂,伴着一轮弯月,喜欢。
   
    “菲儿,是你回来了吗?”
    “是的,吵醒你了吗,SORRY哦。”
    “快点睡吧,明天要上班了,对了,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有什么怪鸟在叫啊,挺可怕的也。”
    “没听到。”
    “住了这么久,第一次听到也,明天问问楼下的人是什么东西叫吧。”
    “不是这么无聊吧,我更有意问问这栋楼新搬来的那个帅哥叫什么。”
    小妍好生佩服菲儿,人家昨天才搬来,她这两天没在这楼里呆多久,就知道有人搬进来了,不过,对方是帅哥,也难怪。
    从窗帘缝里望出去,看到那轮弯月被薄云遮住,犹如磨砂的一般,喜欢。
    这人间四月天,说变就变,昨天天气晴朗,今天是倾盆大雨。
    小妍回到家,已是六点多,换掉淋湿的衣服,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
    叮咚……
    “HI,吃了饭没有,我买了菜,一起?”是阿伦,边拔弄着头发上的雨水,边说着。
    “好啊,十分钟后我上去。”
    “应得好爽哦,等你。”说完,阿伦便转身跑了上楼。
    小妍收拾了一下房间,梳了梳头发,整理一下衣服,拿起那两条钥匙,准备上楼,想到菲儿不知道她会在楼上的,转回房间写了张纸条:“我在602,回来就上来找我。”放在厅里的桌子上,便出了门。
    上到六楼,阿伦并没有关门,还是敲了敲门。
    “进来吧。”
    “你已经开始准备了啊,刚回来,不先歇歇?”
    “不用,你自便吧,能坐的地方就坐,自己开电视,冰箱里有喝的。”
    “不用我帮忙?”
    “不用。”
    “那怎么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随便你了,我也不客气了。对了,我让菲儿回来上来找我,没意见吧?”
    “你朋友?”
    “嗯,和我一起住的。”
    “没意见。手提在我房间,我没空帮你开,你自己可以搞掂的话,可以打开来玩。”
    “是吗,这个难不到我哦。”
    小妍走进阿伦的房间,打开机子。
    信箱里有一封文哲的EMAIL,
    ‘小妍,五一有假期,我想去看你,好吗?我好想你,好想见你,答应我,好不好。’
    文哲的信,永远都只有那么短,可是,该说的也都说了。
    ‘不用了。’小妍觉得自己有点想逃避文哲的感觉,也想见见他,却又怕见他,心里努力地排斥想答应他的冲动,回了封EMAIL给文哲,更加的简短,只怕说得越多,味道就变了。没有文哲的EAMIL,她会有失落感,可是,以往收到EMAIL后的回味的那种甜蜜,似乎开始散去。自己怎么了呢?承认自己对文哲的那份爱依然存在,也会永远的存在,可是……
    “怎么,‘操作成功’这样被你看着,能开出花来?吃饭了。”
    小妍关掉机子,和阿伦一起走出饭厅。
    “嗯,挺香。”
    “挺?尽了最大努力了。要听歌吗,自己选碟吧。”
    “好啊。”小妍走到CD架子前。
    “听这张吧,我只听‘解套’行不行啊?”
    “你有这种兴趣?这首歌很好听哦。”
    “对啊,我从来都是这样听歌的,这张碟我也有。”
     
    ‘你原先要说的话全都派不上用场 什么要我原谅要我很坚强 你对于见这一面好像有一点失望 无法适应我已开始不感伤……’
    音乐开始播放,小妍听着,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伤感涌上心头。好像挺适合送给文哲,可是,好像又有点残忍也。
    “喂,你今天怎么了。”
    “啊,没什么,吃饭吧。”小妍转身回到桌子旁坐下来。
    一个人出现在厅里,是菲儿。
    “你不用把做小偷的本事现在展现嘛,进来也不敲门,没礼貌。”小妍拿起一只碗,帮菲儿乘饭。
    “没吃饭吧,坐。”
    “哇,这是谁家啊?”菲儿在小妍旁坐下来,好奇地看着阿伦。
    “吃饭吧。”小妍把碗塞在菲儿的手上。
    “这里是我家,你是菲儿吧,叫我阿伦好了。”阿伦被菲儿看得有点不自在。
    “今天晚上我和你睡。”菲儿望着小妍,笑眯眯地说道。
    “才不。等会你要洗碗。”
    “没问题。一定是你点的歌”
    “嗯。”
  
    ‘我没不讲话 我没红眼眶 我没活在过往 我没拒绝爱来身旁 微微的笑在脸上 像淡淡的妆 开朗而明亮 随时迎接美好的时光 我说现在的我真的很好 卡在眼角的沙被眼泪带跑 就算受了伤却学了不少 有时爱要等有时爱要去找 你看我现在的我真的很好 不需要旧情人来给我拥抱 我们都要努力过得比从前更好 比赛谁的幸福先来到 我现在感觉真的很好 我想我已经完全解套’
    小妍坐在沙发,听着歌词里的心情,还没决定送不送给文哲,好像并不适合,可是,又真的适合啊。
    “你的时间挺容易打发的嘛。”阿伦在小妍旁边坐了下来。
    “哦,是吗?”
    “不是吗,听歌啊。”
    “哇,这么快你就了解她这么多了啊。”菲儿从厨房里跑出来插嘴道。
    “看来你忙完了你该忙的了,对吧,我们下去吧。阿伦,谢谢你的晚餐,不打挠你休息了。”
    “我没说错什么吧?”
    “当然不是了。”小妍站起来,“大家睡觉前都还有事要干,不是吗?下次我们请你到我们家做客吧。”
    “哇,什么时候啊,要先通知我,我可不是那么有空的人哦。”
    “好吧,慢走。”
    “再见。”
    “再见。”阿伦关了门,看看窗外,飘着蒙蒙细雨,打得湿人的那种,觉得小妍的心,应该是淋了这种雨。
    那一晚,小妍被菲儿吵得睡不着觉,菲儿拍着胸脯对小妍保证,免费帮小妍消掉第二天的黑眼圈。
    转眼又到星期六,菲儿依然忙她的,小妍依然在家,天气依然阴沉沉的。不同的是,并没有下雨,还有,阿伦来了。
    “《第一次亲密的接触》?你也看?”
    “你也看吗?”小妍反问道。
    “这本书在网络上很出名,我从事网络工作的,看过了。”阿伦拿起书,翻开首页,看到手写的一段文字:

如果我看见流星,我会许一个愿: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看见过流星了吗,没有,

所以,我没有和你在一起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到你身旁,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不在你身旁;

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来,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浴缸的水能全部倒出来吗,可以,

所以,是的,我爱你。

    “是你写的?”阿伦问道。
    “是啊。很丑的字,对吧。”
“这最后一段怎么没改呢?”
“哦?挺好啊,浴缸,轻舞飞扬用得很好啊,好浪漫。”
    “哈……很像你的性格。”
    “我的性格是什么样的啊?”
    “对你还不太了解,有待观察,所以,保留答案先吧。”阿伦笑着回答。
    “你想了解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想做朋友啊。你养鸟?”
    小妍抬头看了看挂在阳台上的那个鸟笼子,“以前养过两只。”
    “怎么只剩下笼子了呢,鸟呢,被你放了?”
    小妍放下手中的书,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想起看过的一部叫《心网》的电视剧,故事中小飞侠的爸爸为了让女儿自愿回到自己身边,花了五百万雇了一个私家侦探接近小飞侠,让他把小飞侠带回法国……
    “喂,看什么呢?”
    “你怎么知道我把它们放了。”小妍拿起书本,翻弄着。
    “猜的。”
    “给我一个猜的根据。”小妍看着阿伦说。
    “如果你爱好养鸟,就不会让它们死,即使死掉,也会继续买回来再养,或者不养了,也很正常,可是,留下鸟笼子,不像是你装饰家居的作风,那么,鸟儿放走了,能留下来的,只有这个笼子了,有纪念意义的吧?”
    “嗯,那是两只画眉,朋友送的,吵架的时候,便把鸟儿放了。”
    那是文哲送给小妍的,离开家的时候,小妍怎么也把它给提了出来,精心地喂养着他们之间唯一剩下的这两只鸟儿。后来,因为电话里文哲的一句负气话,小妍把它们给放了,只记得事后好后悔,可是,两只鸟儿自由了啊,和自己一样,这是唯一可以安慰自己话了。
    小妍开始考虑,是不是让文哲五一来自己这里呢。
    阿伦看着继续发呆的小妍,微微笑了笑。
    太阳在厚厚的云层中偶尔地投射出几缕阳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