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边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你终于无视地走地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那不是花瓣
是我调零的心

 

风起了 阳光的影子好透明 而记忆是手风琴 响起 我以为我终于 也学会忘记但沉殿的 扬起乱飞 下一站 到哪里 到底爱 在哪里 从谁的怀里 转到哪里 你现在 在哪里 我想你 轻轻的 已经迷失的 怎么样再赎回 谁的歌 在风里 有一句 没一句 好像是句迟来的对不起 当我们总算多一点的经历 有没有比从前更清醒 比生命还漫长的 成长路途里 为何总有太多未知 风吹过 新鲜的寂寞 好透明 把记忆的摺页都翻起 扫 扫不清的过去 还 还在这里 要怎样 才不会分离 怎样才没有 对不起                   

风言风语  

风说爱上你的温柔 但不要给他 太多的负荷

风说它想到处走走 何时再回首 风说他没把握

为谁停留 为谁守候 谁的眉头紧紧深锁

为谁寂寞 为谁流泪 谁让你这样难过

其实爱情不都是常常这样 恍恍惚惚 反反覆覆

风捉摸不定 又何必在意会爱你多久

 

   来不及说出来的话,做的事,被遗忘也被原谅!

 

   在地点和命运的变迁中,我仍旧思念他,因为这不是阳光就驱散的雾气,也不是风暴便可以吹没的沙造人像。这是刻在碑文上的一个名字,注定要像刻着它的大理石那样长存。

---摘自《简爱》

 

 

 

 

 

 

 

 

 

 

 

 

 

 

 

 

 

 

 

 

爱缺

公元1999年 我拉着自己去海边 世纪末要找一点浪漫 真是烦啊烦 明明是个很好的天 我非要自己带把伞 其实是想防患于未然 真是闲啊闲 我长得不太一般 也挣了不少的钱 找人爱还是非常的困难 我宁愿飞到天边 把闲的钱都撒完 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某某来陪伴 征服我的那个人 你怎么还不出现 别让我一个人 待在高处不胜寒 谁都明白除了改变一切都在改变 可变来变去也改变不了我的孤独感 我在21世纪前 绝对没有恋爱可谈 我虽然矬可见识也不短 不信走着看 我不让我人在曹营 也不让我心在汉 我让我自己站在阳光下 盼啊盼……

回味

脱下我的外衣 盖在你的胸前 你熟睡呼吸 满身酒气

每次你突然按门铃 说要喝一杯 就像顽皮的孩子 要糖吃
 
你我这样关系 也算一种默契 你不想聊的 我不会提
我不要给你有压力 只要你开心 偶尔一点小情绪 我自己抚平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为了你想要喝醉
在你迷蒙眼神里 仿佛才有我的美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就当作是一时气氛美 也足够我反复的回味
其实我愿意 随时为了你干杯
因为半梦半醒间 你才拥着我入睡

 

 

 

 

 

 

 

 

 

 


我要控制我自己 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 装作漠不关心你 不愿想起你 怪自己没勇气

心痛得无法呼吸 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找不到昨天留下的痕迹)

眼睁睁地看着你 却无能为力 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找不到坚强的理由 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 告诉我星空在哪头 那里是否有尽头

就向流星许个心愿 让你知道 我爱你


 

 

Love is 爱是…… Love is 爱是…… Love is 爱是…… Love is
有人话过 感情本身就是好脆弱 去到某个位就自崛坟墓 就如一粒毒药 又或者是埋一齐都系为佐FUN 感情本身都是为FUN 结合 分开 见过听过太多 由始至终 从一而终又一串罗嗦 你话我口水多 我是有感而发生 真理不易明白 不阻你发达 你话同他不来想分手但又不知点样同他表白 拖拖拉拉又不是一个 好的做法 同他讲清楚但是他又话要自杀 你这样挽留一段感情都不是办法 勉强无幸福 究竟你明明白 明不明白 我不是讲梗垃圾 你梗大个人用脑去想想

命运从未预告 迷糊的国度 想得到 染血的爱又那可修补 过往伤心太早 寂寞时候跳舞 遗忘感叹号 可感到 放弃的 爱任意去倾倒 莫问爱是糊涂 每个细节 怀念作梦 揣测天真 我做清风 每个过去 逃避作弄 可惜悲剧 还依恋你心中

我想你知道 世事不是每一件都是你念得美好 年纪轻轻既你又点会想得到 真爱只会出现是萤光幕度 你爱我几多 我又点会不知道 是付出同时又试下我的角度 看一看 念一念 不好再梗糊涂 不好再为小事烦恼 好不好

每一章每项节要爱 每一分每一钟去爱 几多不经思考的爱 这针偏跌这海(找到却要放开)


想念变成一条线 在时间里面漫延 长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两个面 你在春天那一边 我的秋天刚落叶 刚落叶

如果从此不见面 让我凭记忆想念 本来这段爱情可以记得很完美 你的样子已改变 有新伴侣的气味 的气味

那一瞬间 我终于发现 那曾深爱过的人 早在告别的 那天 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也许那一次见面 是生命给我机会 了解爱只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 只是渴望会改变 你的爱已经不见 已不见

那一瞬间 我终于发现 心中的爱和思念 都只是属于自己 曾经拥有过 曾经拥有过 曾经拥有过的纪念

从衣柜上掉下来 破碎碎裂满地
我拿了一块布包起了所有的往事、碎片
和两张笑脸 丢进垃圾筒
不是逞强 是爱情背后的坦然
看着照片 我没有哭
回忆已随着伤口 一同泛滥
那爱与被爱的感觉 一刹那全醒
冷不防的 玻璃划出一道鲜血
曾经 又再度活了起来
每片反光的玻璃 眩目的像一面镜子
然后弯下身子 捡拾着碎片
我怔然 整整一分钟
但是相片里两个人的笑容 和当年一样
一张藏了多年的合照 在地震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