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砂

作者:遙かなる遙

    他,是一个影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从不留给我任何原因和理由。来时,都是晚上,我们没有任何语言。除了做爱,我们没有任何交流;走时,都在清晨,没有再见,不给我留任何东西。 
  也许吧,我很爱他。 
  他不许我爱他,他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爱。他像一阵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说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相信任何感情。漂泊,是他唯一的停留。我不知道他的过去,他从哪里来,将往哪里去,这一切,他从不谈起,我也懒的问。 
  我觉得我像只猫,被他关在这个屋子里。没有自己的生活,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我曾几次摔光了所有的东西,跑了出去。可是我还是会回来,因为,我知道,他在等我。我无法抗拒他那双可以迷死人的眼睛。每次,都以我的投降而告终。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看出我在想你。风吹来的砂,明明在哭泣,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我知道,他今晚会来。我的直觉告诉我的。 
  我听到了他在门口丢下属于他的寿百年的烟蒂,狠狠地踩灭了她。然后推开了门。屋子里没有灯,我们不需要那东西。他搂着我,很粗鲁地吻我,我无法反抗,只好迎合着他的动作,他轻轻地抱起了我,重重地把我丢到床上——这屋子唯一的家具。他除去了我身上薄薄的的屏蔽。 
  男女之间,除了做爱,难道就没有别的了吗?我时常在考虑这个问题。 
  我经常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走来走去,身上什么都没有穿。我经常对着镜子,抚摩着身上的齿痕,也许,那是他爱我的唯一证据。 
  每次,他都弄的我很疼,那张可怜的床被我们折磨的,吱吱地惨叫着。我用我的指甲和齿死命地折磨他,每次完后,我们的身上都是血,很美。 
  我想我是爱他的。 
  我想知道他的一切,我想知道他从哪里来,我想…………他从不回答,永远会用他永远不会有表情的脸看着我。我快疯了,我疯了般地撕咬他,用酒瓶砸他的头,他从不回避。我看着满头是血的他,我哭了。我搂着他,把他头埋进我的胸。 
  我很在乎他,他却从不回应。他从不吃我做的东西。我从没见过他吃东西。怪物,他是个怪物。折磨我的怪物。他折磨着我的肉体,还有心灵。 
  我只是个女人,只是个普通的人。我想得到我要的东西。我要他,我想听他说爱我。如果能那样的话,即使杀了我,我也愿意。可是,我从未得到过,哪怕只有一丝,一丝都没有。 
  除了做爱,还是做爱。我在想我是不是他的泻欲的工具。我们只有欲,没有情。我想要的,他从不给我。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看出我在想你。风吹来的砂,明明在哭泣,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 
  他还在折磨着我,我的肉体,我的心灵。我的一切,都在我们的这张床上。没有别的。 
  没有。 
  是的,他爱我。 
  他坐了起来,不顾还在喘息的我。我看腻了他做起来,穿上衣服,点一支属于他的寿百年。我恨他这个样子。 
  他坐在床看着我,看着我把玩着一把美工刀。我在手上轻轻地划了一下。血,流了出来,红红的,很好看。他把我的手指吮在嘴里。吸走了我的血,这个吸血鬼。 
  他站了起来,我知道,那是他要离去的先兆。我追上了他,紧紧地抱住他。他轻轻把我推开。我手中的刀,轻轻地,自然而然地没入了他的腹中。 
  我看到他笑了。 
  不是我的错觉,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笑。他紧紧的抱着我。刀陷的更深了。他对我说了第三十二句,也是最后一句话:爱我,就杀了我。 
  那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看出我在想你。风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