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她很愛他(二)还活着,他给了她呼吸

作者:遙かなる遙

    我醒过来的时候没有象一般正常的剧情发展那样安安稳稳的躺在医院病床上,我还是躺在地上且全身湿漉漉的,因为我躺在爱地上,我挣扎着动了动身子,全身酸疼,没办法,再疼也的爬起来啊。
    5:18做早饭的小贩推着家伙陆续来到住宅区门口,有一对夫妇背着还未睡醒的小男孩出来,他们是做大饼油条的,最近我迷上了甜大饼,就是5毛一个的那种。小男孩抱着父亲的一条腿,靠着打瞌睡,他父亲踢踢他,他放开,16秒后又抱住了那条腿。我在一边很神经质的拿着我的call机记时,我太闲了,他很惊奇的盯着某事物,随着他眼光,我看到了我自己,我盯着他,他一转身躲到他父亲腿后,1s后又探出头看我,我恶狠狠的很爱爱的瞪他一眼,他 惊愕,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又被他父亲瞪了一眼,我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起来。
    他父亲做出第一锅的第一个大饼我买下的,我看到小男孩要拿那个,我抢走了,呵呵,看着他又惊又怕的眼神,我吃的很香,啊物,啊物!!!
    7点敲过,公寓里渐渐出来上班族了,我是在7点46分看到遥的,我这才发现,我等了这个男人一夜,很傻啊,我有钥匙,可我没进去,他开着小木兰,渐渐向我驶近。
    我一直认为爱情就是赌博,赢了就是幸福的要死,输了就是不幸的要死,所以好久以来,我都明智的躲开一个个浅薄的男人和深刻的男人,前者给你大谈庸俗的幸福,而后者给你大谈无聊的痛苦,直到我22岁的时候遇到了遥。一个很吸引女人的男孩子,我不知道将来他会不会属于我,可是我现在拥有他,因为他说他爱我。
    他看着我,温柔地问:怎么了?
    我低着头,我知道他肯定又在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我,那种包容的眼神好象要看到我灵魂最深处。
    “先回家好吗?”他把我抱上车驶进公寓。
    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相恋的,认识遥的时候他还在金山,家庭,工作都在金山,那时他20岁,一年后他换了工作并在这里买下了这套小公寓,领房子的那天我也去了,遥给了我钥匙,那是一种无言但很深情的邀请,可是因为母亲,我没答应,我很爱我的母亲,父亲走后,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她需要的时候陪在她身边,而今天——————
    “好了,不想了好吗?好好睡一觉。”遥把我从浴缸里抱出来,就这样湿湿的放到床上去。
    “扬,你的眼神好空洞。”他拍拍我的脸颊,我望着他,突如其来的泪意涌了出来,眼泪从我眼角流下,很多,当遥慢慢伏下身要吻去我的泪水的时候,我狠狠的把他按在我身上,当我的身体承受到遥的体重时,我哇——的哭了出来,很大声很大声,遥大概怕把我压坏了,翻身把赤裸的我抱在胸口,我很使劲的嚎啕大哭,哭了很久很久,昏睡过去。
    天黑了,是我该醒的时候了。
    “我知道你会在这个时候睁眼。”遥在床边,用手摸摸我的脸,“怎么样觉得?”
    “我很好,象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遥笑了,“是啊,你太累了。”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我的眼神一下串到很远的地方,我该怎么办啊,我想留在这个安全男人的身边,不想再背负任何有形或无形的压力,因为我的确很累。可是我知道,不论我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一个人比我更累。而且我累,可以还有遥在一旁温柔的听我颓废,把我抱在怀里搂我睡觉,可是她除了我一无所有,她就是我母亲,一个柔弱的60年代女性,所以我必须要我一半的爱放在他身上,也所以遥永远得不到我的全部,可是他竟然不在乎,他的不在乎让我觉得不安,神经质起来我甚至会怀疑他有别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