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劍

作者:遙かなる遙

  风沙,在我脸庞掠过,带来了一阵血腥味。我轻轻的挥去了剑上的血,将我的剑收入鞘中。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月家不过如此嘛。我拿起了月家老头的月仙剑,果然是柄好剑,寒铁铸成,闪着寒气。在手上轻轻擦过,我的手上立即绽开一道深而无血的口子。好剑,可惜跟错了主人。收起月仙剑,我准备回去复命。突然觉得我身后有活人的气息。我的残月剑在轻轻地抖动着,不等我出手,它已自行出鞘,飞向那人。我转过身,看到一双惊恐的眼睛。不知怎的,我将手中的月仙剑推出,在空气中飞过,“嗡”的一声,两柄剑相撞,残月剑骤然地断成两截,剑头在空中划了几个圈,割下了那人的几屡青丝后。两柄剑同时掉到了地上。看着断成两半的残月剑由红变黑,最后化为一堆灰烬。它一定想不到它跟了七年的主人会这样对它。 
  “姑娘,你走吧,在下不杀妇孺。”我收起月仙剑,从自己的袍子上撕下一片布,把残月剑的残骸包了起来,放入怀里。转身欲走。身后传来一个柔柔,但很冷的声音:“我会报仇的!”我回过头,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不知怎的,我竟觉得她很美。我把手中的月仙剑抛到她面前,对她轻轻地笑了笑,走进了漫天的风沙中。身后又传来了她的声音:“残月剑遥无言!我会找你报仇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月晓璇!月晓璇!!”残月剑?我的残月剑已经死了,我还对得起这个名号吗? 
  我没有直接回幕府,而是到了铸剑世家独孤府。独孤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我知道你会来,我感觉到了残月剑死时发出的气,那是多么深的怨气啊。我今生铸剑无数,令自己满意的只有残月剑和月仙剑。现在,残月剑死了。但,你可以让它复生。你现在去黑龙谷取黑龙血。我会为你铸一柄新剑,加上我的黑金杖和残月的死体。”我把残月放在他面前,向他行了个礼,转身,目的地:黑龙谷。“要小心,黑龙不是好惹的,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也知道你是朝廷的人。但,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剑士。为你铸剑,很值得……” 
  没等走进黑龙谷,远远地已经听到了黑龙的吼声。我摸了摸身后的四大名剑。拔出了残花剑,运气跃上谷顶。看着谷里的那头黑龙,以一式“苍穹霹雳”直插下去,“铛”的一声,残花剑瞬间变成一堆碎片,很多碎片刺进我的身体。我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后,我马上运气稳住身子,双手拔出两柄剑,使了一式“金钟罩”,向黑龙扑了上去…………不到一个时辰,四大名剑已尽数折断。我的气力也已经耗完。黑龙又向我扑来,我在它头上踩了一下,借着它的力,飞出了黑龙谷。没有等到落地,我已经没有了知觉…………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座破庙里。月仙剑插在身旁,发出不可侵犯的气,保护着我。有人为我包扎了伤口,用的是月家的金疮药“灵芝月花露”——这是月家特有的金疮药。身边有张纸条:我很想杀了你,但,我不会乘人之危。月仙剑借你,等你有了剑,我自然会来取你的人头的。——月晓璇。 
  有意思的小姑娘。我站了起来,发现有人为我输入了很多内力。这些内力对个高手来说算不了什么,但现在却救了我的命。如果是那月小丫头的,我想她最少要半个月不能运功了。我坐了起来,打坐运气。几个时辰后,我的内力已经完全恢复。拔起月仙剑,我又走向了黑龙谷。 
  哼,这次可不一样了。不消三柱香的时间,黑龙已在我身后倒下。我取出一个皮囊,装了满满的一壶黑龙血。拭去脸上的血,也不知道是它的还是我的。 
  走出山谷,走在寂静的夜色里,禁不住有些惆怅。我拿出一支竹笛,跳上树梢。吹起了那首在青楼听过的曲子,好象叫《月》。忽地,空气中传来一丝杀气。我放下笛子,静静地听着,几里外,正有人在打斗。我有些好奇,很想去看看。我使出了明教的绝学“乾坤大挪移”,转眼就到了那里。 
  我站在树顶。看到几个山贼围着个姑娘,那个姑娘看的出已经气力不支了。手中的月仙剑在微微的抖动着,使得我又定睛看了看那位姑娘,怎么是她?我将月仙轻轻一推,剑应声出鞘,几道寒光闪过,那几个山贼都被撂倒了。她看了我一眼,就倒了下去。 
  她救过我一命。我把她背到了上次那坐破庙。她伤的不轻,可我是个刀口舐血的人,身上从来不带任何药。突然想到了一位前辈说过的一个方法。我拔出月仙,在她手腕轻轻划了一道口子,同样的在我手上划了一道。我把自己的手按在她的手上,让我的血慢慢的流进她的身体。她的脸慢慢地红润起来,帮她包好了伤口。我跳到了梁上,静静地看着她,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不由的生出一丝爱怜。我拿出了我的笛子,吹起那曲《月》………… 
  她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坐在那里。用她冷冷的眼睛看着我。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没有回答她,继续无表情地看着她。 
  “为什么你要杀我的家人?” 
  “在下只是一条朝廷的狗,主人要在下咬谁,在下就会咬谁。” 
  “残月剑遥无言,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是个英雄。但……可你今天为什么又要救我。我们是仇人啊,你为什么……” 
  我从梁上跳了下来,她的话停了。我看着她的眼睛:“可姑娘上次为什么要救在下?” 
  “我…我…如果你死了,我怎么报仇啊……”她的脸突然变的很红。 
  “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我…………” 
  我一直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我觉得她的眼睛离我越来越近…………我用掌风击灭了地上的篝火………… 
  刺眼的阳光弄醒了我,我慢慢睁开眼睛。四周异常的平静。她已经走了?或是她根本没来过?我已经忘了。身边的月仙没有了,是她带走了。至少,这可以证明她的存在。 
  我到独孤府把黑龙血给了独孤,并约好一月后去取剑。 
  一个月转眼就过了。 
  我又来到了独孤府。独孤老人看来已经等了很久了。他递给我一柄剑,我看了看,剑鞘是极普通的木鞘,剑体一体铸成,没有任何的接合。我抽出了它,但又马上烫的放手。“是的,那是残月的怨气,”独孤慢慢的说着,我这时才发现他的手上燎满了血泡,“我用了我所知道的所有淬火剂,都不能让它降温。它一直保持着从铸炉出来时的温度。”我解下我的发带,绕在剑柄上,再次拿起了它。一阵刺骨的疼侵袭着我的身体,我马上运气压了下去。轻轻挥了几下,我立刻感到它有不可思议的破坏力,还是回鞘好。我向独孤行了个礼,我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前辈,它的名字是……”“月心,记住,它可以说是天下兵器之首,无坚不摧。但,绝对不能用来对付月仙,切记,切记……”“月心……月仙……” 
  我继续过着我的日子,没多少时日,江湖上又响起一个名字:月心剑遥无心。 
  我很累,我很烦,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念她。我决定退隐江湖,去找她。换来的,是幕府的追杀令。每天,我都打发一拨一拨来杀我的人。 
  这样过了五年。 
  有一天,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她来找我。 
  “记得我说过的话?” 
  我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家人报仇!” 
  说罢她拔出月仙,向我冲来。不停地刺砍着。我不还手,只是躲闪着她的攻击,看着她的眼睛。她的脸骤然一红。向后退开几步。 
  “哈哈哈哈” 
  一阵狂风伴着笑声袭来,我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一个黑影飞向了她,不等她反映,一支剑已经架在了她的咽喉上。 
  “月心剑,我跟踪了你五年,终于让我发现了你的弱点。这是你的女人吧,如果你不想她有事的话,放下你的剑。” 
  卑鄙! 
  “你还在等什么,想看着她死吗?”那家伙的手稍稍用了些力,她的颈上立即流出了血。 
  “别……”我把我的剑丢到了地上。 
  “哈哈,你也有今天…………”那家伙狂笑着。 
  我看到她手中的月仙在抖动着,地上的月心也是如此。突然,月仙挣脱了她的手,和月心一起腾空而起,飞到了一起,渐渐地在融合。多么不可思议,两柄剑竟然合成了一柄。那柄剑发出银色的光,瞬间包住了那家伙。可怜的家伙,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什么都没剩下。 
  我狂奔向她。 
  “晓璇,你没事吧?”我轻轻地搂着她。 
  我觉得我的身体微微一震,我推开了她。一支匕首已没入我腹中命门。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好轻,慢慢地飘了起来。 
  “我说过我会杀了你!”她冷冷地看着我。 
  我笑了笑,准备慢慢地闭上眼睛。她没有拿起那柄新剑,却慢慢地向山崖走去………… 
  “晓璇……” 
  “我的仇已经报了,可是,我最爱的人也死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慢慢地向她走去,那一刻,我们都笑了………… 
                  
  (若干年后) 
                  
  一个少年站在一座土坟前,身后背着一柄银色的剑。 
  “那是月之剑吧?”他身后出现了一位老者。 
  “是的,是我父母的遗物。” 
  说完少年转身走进了漫天的风沙中。 
  “他多像他父亲啊,”老者在自言自语,“月之剑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