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版主 ] [ 单身情歌 ] [ 哲言哲语 ]

眼泪之辩证法

小时候,我很少哭泣。大约我的泪泉是干涸的。这使我非常吃亏。家里有位小妹妹,她只消扭扭捏捏地掉一下眼泪,我的好玩的玩具、好吃的糖果就被她占据过去。有什么法子呢?她还是小孩子,算不得一个女人,已经学会利用这件犀利的武器了。 
女人的眼泪有许多妙用。它可以是恳求,可以是要挟,可以是进攻,可以是撤退,可以是痛恨,可以是关怀。一切依照女人的心情而定。也可以毫无意义- ---无聊时她们找个借口流一会儿泪,好比男人没事点一支烟。
所以,你我或许并非基督徒,但全都要接受一种"洗礼"----眼泪的洗礼。起初,这种洗礼是使你愉悦的,甚至是令你倍感自豪的。我有一位少不更事的朋友,满面春风地来找我,他说:"她哭了,为我流泪了!"我冷静地问他: "为了什么?"他大声说:"管它为了什么,没什么重大的原因吧。总之,她哭的神情真可爱,一枝梨花春带雨,也不过如此了。我看过一本杂志说,女人如果冲你笑,或者脸红,你不必当真。可能她被沙迷了眼睛,或者化妆技术不精。只有她为你伤心,为你流泪,这才表示她心里真正有了你!"我知道这个混蛋逻辑应该是哪本妇女杂志的某位"知心姐姐"告诉他的,我还知道这个逻辑其实是虚假的安慰,在粉饰太平而已。 
对待女人的眼泪,这不是正确的态度,你不须有这么多浪漫的诗意联想,应该上升到洪水的高度来认识,只有一个坚定不移的方针----严防死守。你或许曾有过这样的经验:绝望地看着心爱女人脸上的涓涓细流变成滔滔洪水,发出的嘤嘤低泣变成隆隆雷霆。那时,你束手无策,无计可施,感到站立不稳,天旋地转,你逐渐明白了当年秦始皇的八百里长城是怎样一下子垮掉的。 
阿拉伯人有一则妙喻:天使的眼泪,落入了张壳赏月的牡蛎体内,变成了珍珠。可惜女人毕竟不是天使。最初,她在男人眼中,像是天使的,后来,还是打回了原形。眼泪掉不进蚌壳内,却掉在男人的怀里;只打湿了他的襟袖,再不能感动他的心。 
李敖说:我看不出女人眼泪同自来水的区别。我那位朋友抱怨:"她太能哭了!为了丁点不如意,可以哭得肝肠寸断。我受够了!"他们分手了。女人们难道不明白,纸币发行太多会通货膨胀,眼泪流得太多也会贬值么?
聪明的女人知道如何善用眼泪。它同核武器一样,威慑的效果超过使用的力量。女人只消将眼圈一红,发出流泪的信号,男人的心即刻软了。倘若他无动于衷,真的流出泪来也无济于事。核武器一旦动用,天毁地灭,不可挽回;眼泪一旦使用,再升级为"一哭二闹三上吊",愁云惨雾,也是不可收拾。所以,女人啊,不要把眼泪当作武器!既然造物主赋予你们这种可贵的天性,就把它用到恰到好处。不必吝啬,也不须挥霍---适量的眼泪是女人的美德。 
"还君明珠泪双垂"是无奈之泪;"泪眼问花花不语"是伤感之泪;"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是沧桑之泪。不可师出无名,也不可泪出无名。
在此,我还要忠告天下粗心大意的男子,在口袋里备好一方手帕。不必图案精美,不必喷洒香水,干干净净就好。这无损于男子气概。相反,手帕是一件武器,对付女人眼泪的犀利武器。我是小孩子时,只晓得用它擦鼻涕。当我成为男人,才学会正确使用它。 
你不要让心爱女人的眼泪,像暗夜的流星,无助地陨落在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