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衡价值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曲终而命竭……”,这只鸟儿就是考琳.麦卡洛笔下的荆棘鸟。
    传说很美,却也很残酷,然而当人们为这只执着的鸟儿洒下同情之泪时,是否想过一个更为残酷的事实:鸟最美的姿态是搏击长空,只有凌云之鸟才能引吭出天簌之音,与之相比,荆棘鸟的歌声不过是一支迷惘的小曲。
    人何尝不是如此呢?往往为了一些实际上极其廉价的东西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并且自以为这是非常值得的。玛蒂尔德为了价值500法朗的假项链牺牲了10年的青春,安娜为了恋情葬送了一生的幸福,于连为了一时的权贵,献出了年轻的头颅……
    当我们决心为某项目标奋斗终生时,是否该先冷静地计算一下其真正的价值呢?
    有价值的东西当然是美好的,如江上之清风,山中之明月,耳得为声,目遇成色,但这些终究不值得我们的生命来相许,因为生命是无价的。
    然而这并非意味着生命高于一切,丹可磨也,不可夺其赤;石可破也,不可奇其坚——道德、责任和人格,比生命更为神圣,以道德责任和人格的完美补偿生命的损耗,这就是活着的天职。
    同是为了爱情,麦吉在无法正大光明与拉尔夫结为连理后便做了他的情归,简.爱则在不可能成为罗切斯特合法妻子后毅然选择离开;同是为了自由,甫志高从狗洞里爬出,江姐却在枪口下傲立……
    理想,一旦在追求中摒弃了道德、责任和人格,便一无价值;生命,一旦在取舍中把握住自我,便实现了最大价值。放眼天地,又有何身外物值得我们违背天职为之殉身呢?
    如果荆棘鸟看过天空,它一定会懊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计算、权衡一下那只小曲绝唱的价值,毕竟翱翔才更配得上鸟的生命啊!

 

 

你又不是我

   一少年在街边哭泣。病人听见了说:“哭什么呢?你又不是我。”破产商听见了也说:“哭什么呢?你又不是我。”囚犯听见了也跟着说:“对啊!哭什么呢?你又不是我。”……

   只有上帝听见了说:“哭吧!你又不是我。”

 

如果没有钥匙

   天堂挺美,那里住着上帝。

   本来,人也是住在那儿的,可是,只因亚当夏娃偷吃了智慧果,被上帝赶出了天常。

   而上帝一时糊涂,居然偏偏忘了交给他们一把重回天堂的钥匙。

   而且,当亚当夏娃相依相伴着离开那片乐土时,也的确没要那把钥匙。

   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愿意低声下气地苦苦哀求。

   也许这就叫不幸吧,他们再也没有回天堂的机会了。

   不过也好,没有了钥匙,也就彻底地扔掉了幻想。

   既然已不再有归期,那就索性抬起头,往前看。

   既然已回不了那个天堂,就用自己的双手再造一个。

   果然,经过了一代又一代的坚韧不拔的努力,亚当夏娃们有了自己的天堂。那天堂明丽,不是那个恩赐的,是自己挣的。那天堂温暖,繁花似锦,谁也没资格剥夺,而且,也正是在重建天堂的过程中,亚当夏娃们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坚韧、执着。

   记得有一首诗在挺无奈地感叹:我的钥匙丢了。

   不对,是上帝本来就没给我们钥匙。

   他没给我们钥匙,但他却教会了我们思考。

   而所有肯动脑筋的人也就由此悟出了一条道理:如果丢了钥匙,怎么办?

   千万别哭,思考着拼就是了!

 

 

有一种旅途总是没有归期

有一张车票总是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有一首歌谣总是带在身边

有一个故事总是忘记开头

 

快乐

   有一个人,一直快乐地生活着。一天,他忽然想弯下腰来看一看他的快乐还在不在,可是,他刚一弯腰,快乐就不见了。“怎么会这样呢?”他自问道,并企望把丢失的快乐找回来。可是他弯腰曲背,找呀找呀,找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失去的快乐还是没找到。终于,他气馁地直起身子对自己说:“不找了!为了这丢失的快乐,难道要我低头弯腰一辈子?”可是,他刚一直起身子,快乐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原来---人,只有当他站直了的时候,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