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三点
 影子拒绝说出看见的发生
 我们沿着河岸追问
 在黑暗来临之前找到一盏灯
 一个被爱洗劫过的男子
 灯曾经亮过的所在
 男子挖了一口井 名唤思念
 仰躺在黑暗里用眼神和微光温习
 一张脸和一段曾经
 疼痛。于是竭力的捶打黑暗
 爱或如潮水
 你要设法涉过这片水域
 业已成形的已然不只是回忆而已
 敢爱你 就不怕伤心
 子夜三点
 影子因为心疼
 说出了一只灯下等待的身影……